当前位置: 首页 > 我希望 征文活动 > 正文
《2022,我希望...》2022年,我希望不再踯躅
来源:蓝田县北关实验学校 作者:华恺茜 2022年01月19日 09:31

一切都会变好的,城南的花都开了。------题记。

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,时光容易把人抛。蓦然回首,过去的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遗憾,我来不及好好思考,就被时间的洪流冲刷。

踏入病房,那里充斥着一种氛围,当几个人的眼光投向一个人的身体,亡命的死寂,谁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。眼泪没想着能流出来,悲情的人在嚎啕痛哭。门外的医生和护士忙忙碌碌,院外的行人与车流熙攘往来。对于多数人来说,是没来由的触了个眉头,对于少数人来讲,那是司空见惯的,唯独只有那个人的至亲知道那意味着什么,意味着此生爷孙缘分已尽。

我的心情像一个拳头打在你的胸口,闷闷的,无法言说的。在九月末,阴雨绵绵之后的聒噪,医院的仪器味被阳光灼烧的聒噪,窗外的动态人流与病床的寂静所呈现的反差的聒噪。我可能再也不去医院的八楼了,爷爷走了,家里的老房子再也不是八方来客的中心了。

收拾遗物,坐着等待,等待车的到来。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,你说不出来你在等待什么等待传统习俗的洗礼,等待哭声漫天的场景,等待那生者对死者的最后的告慰。

以前总是时而路过他家灵堂,他家喜堂,殊不知今天自家人当了主角。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,世俗中繁忙攥取,之后也是一片白茫茫。我想到两个场景,一个是《红楼梦》王熙凤协理旁府,我才知道办一场丧事是多么复杂。另一个是侯孝贤《童年往事》阿孝一共经历了两次丧事,一次爸爸,一次奶奶。两次之后,他长大了。我想我也该长大了。

棺椁被绑上粗绳子,在挖掘机的操作下缓缓的进入下降,进入黑洞里。冰冷的棺椁里覆盖一层又一层的仪式,像一双大手,手的这头,是冷暖自知的现世当下,手的那头,无人知道它是幽暗漆黑的魑魅之物,还是无痛无恶的极乐之地。我深深的凝视着,伴随着之前没有,之后也没有的右心房的阵痛。浓烟滚滚划破碧蓝色天空,冲上云霄,它为何把白昼染黑。

清扫了秋叶袭落的院子,进入厨房,满是灰尘,像是多年未经打扫的老房子,如沉默的老人般。是我的错觉吗?《童年往事》的最后,阿孝的念白:我还会时常想起那条返回大陆的路,或许只有我和祖母走过,以及那天采摘了好多的芭乐。

真正的离别没有长亭古道,没有劝君更尽一杯酒,只是在一个平凡的早晨,有些人永远留在了昨日。

往事再不如意,都已经尘封。人生如寄,一切都将过去,没有人能在岁月的苍穹里划过一道不灭的痕迹,不论是东坡说“回首看来萧萧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在寒冬时节,学会和往事告别,前尘往事,后会无期。少年不踯躅。

责任编辑:李大章
  • 新闻网头条号
  • 新闻网微博
  • 新闻网微信
主管:陕西省委教育工委 省教育厅  |  主办:陕西教育报刊社
地址:西安市药王洞155号 邮箱:sxjyxww@sina.com 电话:029-87323955
陕ICP备(08105011号-1)手机举报APP下载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9-85589610 版权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