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师美文 > 正文
拥你入怀
来源:教师报 作者:高冬梅 2021年10月22日 09:26

“妈妈,来抱一个。”

女儿大清早就来索取拥抱。

她笑着搂了一下我的脖子,转身一句“妈妈再见”就走了。我正准备说“连个拥抱都这么草率,像例行公事一样”,还没等我张嘴,她早就不见影了。我边收拾她自己做早点弄得一片狼藉的厨房,一边回味着她那敷衍了事的拥抱。

今年夏天,站在一米八的儿子和一米七的女儿面前,我已经不再是那位高大的母亲,成了一位有事没事装可怜的矮小妈妈,儿子女儿要拥抱我,根本不需要张开臂膀,只要抬抬手,胳膊就可以搭在我的肩头。每次和他们拥抱,我都觉得自己像只树袋熊。其实我的个子也不算小,只是觉得他们越来越大,显得我越来越小;同时他们掌握的技能越来越多,越来越独立,反倒是我记性越来越差,越来越依赖他们。

暑假,儿子除了拖地擦桌子倒垃圾之外,又学会了洗碗;女儿除了会做煎鸡蛋、炒鸡蛋、煎牛排、炒油麦菜等家常菜之外,学会了红烧排骨和小酥肉;我也获得了新的技能——焦虑、脾气暴躁。

儿子的暑假从7月3日到8月3日,整整一个月,每天五点半起床去跑步踢球,八点半准时回来收拾家,我从外面回来看到门口摆放整齐的拖鞋,就知道儿子已经把家收拾干净了。

有一天我心情不好,出去转了一圈,回家看到儿子正在洗碗,笨拙的样子着实好笑。

我问他:“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,居然帮妈妈洗碗?”

他说:“什么叫‘突然这么好’,有点良心好不好?自从我回家,哪天的家不是我收拾的,地不是我拖的?我就只想让你高兴点,还这么多疑问。来,抱一个。”

他举着两只满是水的手,把胳膊放在我的肩膀上,靠了一下,就算是拥抱,可我的心里还是挺感动的,终于他成了我的依靠。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身在曹营心在汉,眼睛在课本心思在游戏上的小少年了,已长成了男子汉。

我说:“加油啊儿子,干家务的男人幸福指数高。男人干家务多了,女人会开心;女人开心了,家里才快乐;家庭和乐了,生活才幸福。”

他说:“好的,我睿智的母亲。”

这话如果让女儿说便是:好的,我丑陋的母亲。

比起儿子,女儿的拥抱频率高得吓人,每天至少三次,上学前、放学后、晚睡前都是要抱抱的,不抱我一下,感觉她像是没有抚摸一下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。

“别人家的妈妈是被孩子气坏的,咱们家的妈妈是被孩子抱坏的。”有一次我抗议时说。

她说:“谁让你是我捡回来的呢?”

她小时候有一次问我她是哪儿来的,我说是我在垃圾堆旁边捡的,从那儿以后,她便主观地认为我是她捡回来的妈妈。她总是能变被动为主动,从小都这样。

昨天晚上,我死皮赖脸地央求:“毛毛,今天晚上,请允许我和你同床共枕,好吗?”

她白了我一眼说:“这么大人了,还这样,带着你的小被子进来吧,床上有枕头。”

我便屁颠屁颠地去取我的被子。

小时候,每次她到厨房、卧室、书房索取拥抱的时候,我都在忙,都是她抱我,从抱小腿到抱大腿,从抱大腿到抱腰,再到抱着肩膀,直到现在,她干脆摸摸我的头。

对于她的摸头行为,我曾多次抗议,但抗议总是无效,她依然我行我素。我曾怀疑我的中年秃顶不是因为自身因素,而是因为她。

想到女儿给我讲故事、给我压被角、给我凉温水、给我递药丸、给我做早餐,我转念一想,她爱抱我就让她抱呗,她要摸我脑袋就让她摸呗,反正大不了秃顶,更何况就是谁也不摸,顶,还是会秃的。

倒是有一件事,我得主动去做了,有事没事多抱抱她。她已经快高出我半个头了,不抓紧时间,以后抱她的机会会越来越少。今年开学时,儿子去车站,因为我记错了车出发的时间,儿子险些误了车。他急着上车,匆忙之间居然忘了临别的拥抱,丢下我一个人在偌大的候车室里失落。

责任编辑:杨子
  • 新闻网头条号
  • 新闻网微博
  • 新闻网微信
主管:陕西省委教育工委 省教育厅  |  主办:陕西教育报刊社
地址:西安市药王洞155号 邮箱:sxjyxww@sina.com 电话:029-87323955
陕ICP备(08105011号-1)手机举报APP下载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9-85589610 版权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