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师美文 > 正文
琵琶弦上说相思
来源:教师报 作者:雨棠 2021年10月22日 09:24

老屋的一隅,我发现一把琵琶,如沉睡的美人般静静卧着。

于是拂去尘灰,转轴,定音,左手按弦,右手轻挑慢拨,声色起先喑哑,渐复饱满润泽,幽幽几声。恍惚间,仿佛是千年前浔阳江头画舫之上,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琵琶女,正低眉信手续续弹。多少绣阁幽恨,都向曲中暗传。一曲终了,江州司马已泪浸青衫,挥笔而成《琵琶行》,终成千古绝唱……

初读《琵琶行》,为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的悲叹唏嘘不已;再三拜读,亦不由对琵琶心生怜爱。便随着轻缓乐声沿着历史长河回溯,两千年前关陇秦地已初现琵琶妙影,南北朝时兼容西域的曲项琵琶,方成今日之形。琵琶曲线优美,自然流畅,是丹青妙手的灵动一笔。顶部盘开一瓣玉石雕刻的花,触手生凉,四只轸子(弦轴)交错相插,似云鬓挽上的四支浮雕木簪,流转至底部渐趋饱满如圆月,四弦紧绷,六相二十四品齐整排列,背箱丹桂素桐木底之上嵌以玉白花鸟螺钿,熠熠生辉,漆色莹亮润泽,遥遥望去,宛若簪花绾髻、领如蝤蛴的美人,又似玲珑有致、脖颈纤细的玉壶春瓶,可细细摩挲把玩。

琵琶精巧雅致,倚在弹奏者臂弯中,更添一番风韵,犹似簪花美人,却是人比花娇。花前月下,舞榭歌台,弹者轻衫绣裙,罗带暗束,怀抱琵琶,腕似白莲,指如玉笋,左手取势按弦,时捺时擞,只是微颤;右手轻拢慢捻抺复挑,时而夹弹,时而双飞;忽而飞速一拂,五指一轮,顿时似昆山玉碎,冰泻玉盘,嘈嘈切切,细密清越之声绵绵不绝,正如晋代傅玄《琵琶赋》中所云:“素手纷其若飘兮,逸响薄于高梁;弱腕忽以竞骋兮,象惊电之绝光。”

琵琶可作婉约小曲,亦能发铿锵有力、浑厚悲壮之声。北宋时人已道东坡之词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、千古风流人物”,须关西大汉抱铜琵琶,打铁绰板,朗声高歌,豪词壮语和铮铮激扬的铜琵琶之声有如金石相撞,闻者无不倾倒。其中隐有塞外风声,忽现黄沙飞扬,黄云堆雪,似乎是“中军置酒饮归客,胡琴琵琶与羌笛”,又似乎是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”,胡人身跨骏马,怀抱琵琶,拂扫勾摭,声声铮錝,清脆透亮,哀声内结,沉气外澈,徊翔曲折,如铁击珊瑚,似有杀声入耳肤血寒,惨气中人肌骨酸,愈发繁拨急促,弹风响急,如有千靫鸣镝齐发,万把铁弓同张,层层逼近,声声肃杀,猛然一止,似陇水冻咽,原是征鼓频催,弦声难续,便随手一掷,任由琵琶掩埋于漫天黄沙之中,骑马远去。亦或是夕阳西下,孤鸿掠影,远嫁的女子迎风出塞,怀中亦是一把琵琶,且行且奏,无论是“行人刁斗风沙暗,公主琵琶幽怨多”中的乌孙公主刘惜君,还是“千载琵琶作胡语,分明怨恨曲中论”的明妃王昭君,俱是遥望故国,摧藏万里忧愁,掩抑几重悲思,为伊弹作断肠声,声声哀彻,夹杂细细幽咽,惊破碧云天。

如今琵琶犹在,道不尽的千古事多少情,已作云飞烟灭。

随着新元开辟,琵琶一度蒙尘,与各种传统民乐器长箫、古琴、丝竹一样束之高阁,湮没在故纸堆里。所幸如今已有无数双年轻秀气的手接替过前辈满是老茧的双手,扶起斜卧的琵琶,拨弄着静默许久的细弦,千年相思,如一缕琴音幽幽,于弦上娓娓道来,所思不仅是风花雪月,更是古乐风韵,在神州大地上久久回荡,余韵悠长。

责任编辑:杨子
  • 新闻网头条号
  • 新闻网微博
  • 新闻网微信
主管:陕西省委教育工委 省教育厅  |  主办:陕西教育报刊社
地址:西安市药王洞155号 邮箱:sxjyxww@sina.com 电话:029-87323955
陕ICP备(08105011号-1)手机举报APP下载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9-85589610 版权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