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师美文 > 正文
酱一段秋忆
来源:教师报 作者:王东平 2021年10月15日 11:10

雨后的早市人声鼎沸,淋过雨的绿叶菜娇嫩欲滴,让人忍不住多买几把;丝瓜的瘦长中多了分水润,粗糙的外表无端中多出几分秀色;圆溜溜的大肚茄子贵气中带有几分憨萌之态……沿街各种蔬菜一扫城市几日来的秋雨缠绵。

我随着人流慢慢向前移动,早市和都市的行色匆匆有着鲜明的对比,这里的人们不急不慢地行着,呼吸和享受着难得的晨光。我亦如此,慢悠悠地一个摊位一个摊位地看,碰到喜爱的蔬菜,即使不买也会蹲下抚摸几下,很多时候,就是这忍不住的抚摸和摊主朴实而大嗓门的夸卖自家蔬菜的傲娇声,成功地将蔬菜送进了我的拉菜小车里。行走间,突然发现早市一个比较偏远的摊位周围拥满了老年人,好奇心促使我挤了进去。

只见摊主用最原始的方式,在地上铺了一方已经看不清颜色的布单子,布单子上面堆满了红红绿绿的长辣椒,加上这几日雨水的滋养,红辣椒耀眼,绿辣椒滴翠,看得人是满心喜气。这里之所以挤满了老年人的原因是这些辣椒比较适合做辣椒酱,此外,这些辣椒价钱便宜,因而深得饭店的欢心,是厨师非常喜爱的具备色彩美、味道正的黄金配角,年轻人喜欢的则是螺丝椒的“傻大辣”。

这些肥硕的辣椒曾是我漫长冬天的记忆,说不上一日三餐餐餐见,也是隔三差五不断吃。因而每个秋天,我和母亲都会端着一大盆的辣椒去村里的水塔下清洗。我光着脚站在水池子里,冰凉的地下水喷涌而出,我赤着胳膊一边淘洗辣椒一边玩耍,母亲则在相对的下游清洗其他物品,淘洗好的辣椒被放进一个干净的盆子里。之后,它们被晾晒在小院,静等变身时刻。做辣子酱的辣椒都是肥嘟嘟的,这种肥是那种厚实而瘦长的肥。等辣椒上没了水珠,母亲便取来案板、刀,先是对着辣椒拍几下,然后双刀翻飞开始剁辣椒。剁辣椒这个活看着轻松,但如果找不到窍门,就会使碎辣椒满世界乱飞,还会辣到自己。那时的我总是很好奇,跃跃欲试,母亲担心会辣着我,但是又不想打击我的热情,就会在剁得差不多的时候把刀递给我。剁好辣椒之后母亲还会剁一些简单的配料,其中最多的是大蒜、生姜,同时还会加入我爱吃的花生。所有料备好之后,母亲将碎辣椒、蒜末、姜末和去了皮的花生倒入一个干净的大盆,然后倒入盐巴和酒,最后右手戴上一只简易的塑料手套,左手扶着盆沿,右手翻搅碎辣椒、蒜末、姜末、花生仁、盐巴和酒,浓烈的辣香味弥漫整个小院,丰盈了整个秋天,未来还会陪伴我们一个漫长的寒冬……

等老人们挑拣得差不多了,我蹲下来红辣椒、绿辣椒各捡了一部分,过秤时朴实的摊主又送了我一些,回来时我循着记忆又购买了蒜、姜、花生仁等。模仿着母亲,一个人窝在厨房里酱一段秋忆。

责任编辑:杨子
  • 新闻网头条号
  • 新闻网微博
  • 新闻网微信
主管:陕西省委教育工委 省教育厅  |  主办:陕西教育报刊社
地址:西安市药王洞155号 邮箱:sxjyxww@sina.com 电话:029-87323955
陕ICP备(08105011号-1)手机举报APP下载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9-85589610 版权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