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师美文 > 正文
坐石
来源:教师报 作者:陈长吟 2021年09月30日 09:38

安康城。河堤外。汉江边。有块坐石。

它呈不规则的四方形,色调棕黄,如故乡的土地。

每次回老家,我都要到江边来,在此石上呆坐许久。

今天同样,我端坐石上,双掌平放,两臂撑起身子,望着面前的流水发呆。

发呆,入静。突然,身下石头说话了:你来了。我惊得跳起来,低头一看,坐石冷静如常,周围空无一人。

我又坐下去,问:你认得我?

石头回答:当然记得你。每个人的体重、掌纹、体温,以及传递出的身体信息都是不一样的。只要接触过我的磁面,便都留下了记录。

你这块石头,真成精了。

石头成精不稀奇,你是文学家,难道不清楚《红楼梦》最初的名字,就叫《石头记》吗?

我当然清楚,还给学生们多次讲过。但那,只是一个传说。

传说中有真谛。世间的万事万物,都是有根源的。其实地球就是一个大磁场,记下了所有的动态。

难道,你是一块灵石?

我在汉江边,稳坐千年了,见多了风霜雪雨,饱受了惊涛骇浪,看够了人情世故。我的心里,刻满了天地信息。

我问:那你记得,我坐在江边多少次了?

石头答:很多。不过印象最深的,有两次。

哪两次?

第一次是整整四十年前,你把身体信息初次留下。当年的你,热血涌动,脉象轻盈,浑身充满激情。

噢,是这样。石头的提醒,让我想起往日情景,那时我刚大学毕业,回到故乡小城来工作。头脑充满憧憬,身上劲头十足,感觉自然界一切都是美好的。我常常在写作之余,散步到江边,坐在石头上看滚滚江水,不歇地流向远方,那是生命的速度啊!

我点头说:没错。那另一次呢?

石头说:第二次印象最深的,是十年前。你血流缓慢,脉象杂乱,身体沉重。

这么神啊,真的。十年前老母亲去世,我回来为她送终。办完丧事,又到江边来坐会儿。亲人离去,心情沉重;人到中年,前路迷茫;世事繁杂,身在网中。人生的意义在哪儿,人生的结局又是什么样?离开小城在外闯荡几十年,苦乐参半,留下的更多的是疲惫不堪。

我拍了拍石头,说:谢谢你,每次回来,你都在这儿等我,你用结实的躯体,承载着我的重负,让我歇口气儿,静静身心,振振情绪,继续前行。

石头说:你放心,欢迎随时返乡。我在这儿屹立不动,恒久守候。磐石牢固,江水长流,山月明净,清新万物。故乡虽然贫瘠粗糙,但会像老父亲一样,关注着游子的行踪,默默无语却充满爱意。

我站起来,向坐石鞠躬。

一道光线从天而降,石面闪亮。

作者简介:

陈长吟,中国当代著名作家,文化学者,现为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,中国散文研究所所长,陕西省散文学会主席,西北大学现代学院文学院院长。已出版文学专著20余部,曾获中国散文三十年突出贡献奖,全国第四届冰心散文奖等。

责任编辑:杨子
  • 新闻网头条号
  • 新闻网微博
  • 新闻网微信
主管:陕西省委教育工委 省教育厅  |  主办:陕西教育报刊社
地址:西安市药王洞155号 邮箱:sxjyxww@sina.com 电话:029-87323955
陕ICP备(08105011号-1)手机举报APP下载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9-85589610 版权声明